當前位置: 首頁 > 廉政文化 > 紅色記憶
軍中第一女大校林月琴的家風故事
作者:金寨縣紀委監委發布時間:2019-04-03 08:35

 女紅軍林月琴,安徽金寨南溪鎮人,在1995年解放軍第一次授銜時,被授予全軍唯一的女大校。革命勝利后,她把偉大的愛、主要的精力和時間全部獻給了功在千秋的教育事業和祖國的花朵,因此,大家都親切地叫她“林媽媽”。她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深深地教育和影響著她的子孫后代,永遠銘記在人們的心目中、腦海里。

 “林媽媽”的愛心救活了一位將軍!

  2003年11月,林月琴的病情進入了危重階段。一天,病房里來了個軍人,當他看到被病魔折磨得十分痛苦的林月琴時,五尺高的漢子再也控制不住自己、頓時淚如雨下,他跪倒在林月琴的床前連磕三個響頭,嘴里反復念叨:“林媽媽您是我的救命恩人啊......”他還代表父親送來一支大靈芝,想為林月琴解除病痛。這位軍人是原國務院副總理谷牧的兒子劉念遠,已經成長為共和國的一位將軍。

劉念遠為何如此悲痛呢?原來這里有一段感人肺腑的故事。 

那是在戰火紛飛的抗戰年代。一天晚上,林月琴正在和丈夫羅榮桓元帥在駐地散步,忽然看見一個大嫂愁容滿面地抱著一個孩子。林月琴走上去一看,只見孩子小臉蠟黃、眼睛微睜,不時地發出輕微的呻吟。她摸了摸孩子的頭,熱得燙手。大嫂著急地說:“好心人,救救這個孩子吧!孩子的爸爸、媽媽也是八路軍,都上前線了,臨走時把孩子托付給了我。現在,孩子病了,不要說買藥,家里的糧食都快斷了,孩子再不治,怕就活不成了。”林月琴看著奄奄一息的孩子,毫不猶豫地抱回了部隊駐地,找來最好的大夫給他看病。孩子被確認為腦炎。這么小的孩子,已經病了兩天,眼下又發著高燒,不注射青霉素是救不過來的。當時的青霉素兩袋洋面也換不來一支,哪兒用得起呀!八路軍里,團以上干部在負重傷的情況下,經過醫院院長批準才能酌情使用……

林月琴顧不上這些了,她想方設法、跑前跑后、軟磨硬泡,經過好一番周折,才弄來兩支青霉素。此后,她又給孩子弄來稀缺的雞蛋和小米。孩子恢復了健康,但林月琴卻因為沒有按制度辦事受到處分。對此,她毫無怨言。1966 年,劉念遠在部隊入黨,他母親牟鋒代表父親谷牧給他寫了一封信,信中講述了他幼年時獲救的往事,交待他一定記住:父母只是養了他,真正給了他生命的是共產黨,要他永遠記住林媽媽的救命之恩,并要求他將此信交給組織,放入檔案中、永世不忘。劉念遠牢記林月琴的救命之恩,一直堅守在邊遠的西藏。1977年,劉念遠奉命回京,見到了林月琴。林月琴動情地說:這孩子從小沒少苦,現在還能在西藏堅持工作l5年,真是好樣的。

“四野子弟學校”在她手中誕生!

  1947年5月,在俄羅斯治病的羅榮桓身體狀況日漸好轉,隨后回到了祖國。林月琴照顧他的任務減輕了,便向組織提出分配工作。四野政治部本來打算安排林月琴擔任組織部副部長。羅榮桓知道后,對她說,現在各機關、各部隊留守處都有許多娃娃沒地方上學,你可以去辦一所子弟學校,這既是解決前方干部后顧之憂的一件好事,又是培養革命后代的一件大事、要事。他還說,如果要做什么“長”的話,你就做個子弟學校的校長吧! 

  林月琴認為,革命的需要就是她的選擇,她毅然挑起了辦學的重擔,決心用自己的雙手辦一所包括保育院和學校在內的子弟學校。戰爭年代生活十分艱苦,條件簡陋,林月琴就帶領大家白手起家,自行籌集教學用具,并將各留守處的家屬組織起來,有文化的選做教員,沒文化的當保育員和炊事員,學校還配備了醫護人員。很快,“東北民主聯軍南崗干部子弟學校” 在松花江畔誕生了,后改稱為“四野子弟學校”。學校成立后,林月琴帶領全體教職員工傾心盡力,不斷改善教學質量和生活條件,將孩子們的吃喝睡全掛在心上。課余時間她也和孩子們聊天、做游戲,與老師們一起為孩子們洗滌縫補……她以一顆慈母心,將滿腔的愛傾注到孩子們的身上。“四野子弟學校”隨著部隊輾轉遷移,后來發展成為廣州八一學校。

軍委子弟學校也是她親自創辦的!

 建國之初,解放軍實行全員供給制,部隊子女的教育成了一個大問題。林月琴有了組建四野干部子弟學校的經驗,便向軍委總干部部提出建議:創建一所寄宿制的干部子弟學校。這一建議很快得到國務院和軍委的批準,并將辦學的任務再次交給了林月琴。

 首先要解決學校選址問題。林月琴自己親自到北京城四處考察,曾選址蓮花池、紅山口,終因有山有水不利于學生安全而否決,最后選在北京西郊。在建校方案上,林月琴請建筑大師梁思成給予指導,學校的教室、圖書室、食堂、宿舍由長廊串聯,風雨無阻。在教師招募上,當時大家認為:“當小學教師沒意思”。很多年輕軍官和知識分子都有自己的打算,如果當了小學教師,馳騁疆場的志向就會成為夢想。很多人思想上一下子轉不過彎來,不愿意來學校工作。林月琴到處去做這些優秀人才的工作。她曉之以理,動之以情。一位年輕的優秀女軍人,在海軍雜志社工作,當時正趕上有機會到中國人民大學新聞專業進修。林月琴做她的思想工作:“軍委決定辦的這所學校,招收的學生都是軍隊干部的子女,他們的父母在舊社會多因家庭貧困,受剝削壓迫,上不起學,沒有文化。現在革命勝利了,我們的國家,開始了大規模的經濟建設,各行各業都需要有文化、懂科技的革命接班人,大家都希望把自己的子女培養成才,為社會主義建設做出貢獻……為辦好這所學校,我們要在海、陸、空三軍中挑選最好的、德才兼備的年輕同志來當教師,應該看到,能在這所學校當老師,那是很光榮的。”這位老師后來說:“林校長情真意切的話語,句句滲透著這位革命軍人對革命后代的深情,對教育事業的熱愛,對辦好這所學校的信心,我受到強烈地感染,她的話深深打動了我的心。”很多老師回憶,“話不多,但是很打動人心。”經過她的辛勤努力,一年內,調集了300名左右的老師。1952年9月,學校建成開學,張愛萍上將親自題寫校名:新北京十一小學。

    傾心竭力辦教育  愛灑革命接班人

 林月琴校長滿懷神圣的責任感和對革命后代的深情厚意,竭盡全力辦教育。她對學校、對學生傾注了全部的心血和愛心,恨不得拿出最好的東西給下一代。她外出辦公從不在飯館吃飯,也不陪吃,盡量節儉,但是為了學生,她很舍得花錢,對老師非常關心。當時,組織上給老師的生活費就幾塊錢,只夠買些牙刷、牙膏之類的小物件。林月琴就自己拿出錢來,給年輕的老師們,讓大家周末去逛逛公園,出去玩一玩,看看戲,看看話劇。有一次,幾個年輕老師與她閑聊時流露出想看話劇的愿望。沒想到幾天后,林校長就送來了戲票。為了讓老師安心看戲,不必為趕車而提前退場,她還特意安排當晚住她家。她每次聽完老師的課,都要親自給老師倒一杯水,說:你先喝水,你辛苦了。大家感覺到心里熱乎乎的。她經常深入學生宿舍,看孩子們睡得暖不暖;經常到食堂,看孩子們吃得香不香。她經常欣悅地說:“看,咱們的孩子吃得多香,睡得多甜。”她上班時經常帶個類似于安徽農村婦女趕集時挎的籃子,里面有她親手做的家鄉小吃,有時是包子,有時是小饅頭,有時是其它糕點,送給那些烈士子女或因上課來不及吃早餐的老師。由于學校位于郊區、交通不便,為了便于組織學生的校外活動,林月琴將配置給校領導的小轎車換成大汽車,自己拖著長征過草地中落下的有風濕病的雙腿,坐公交車上下班。

  剛剛建校,有一群特殊的學生。戰爭年代,很多學生家長南征北戰,一些孩子散落在民間,解放后才被找回來;有些軍官或在外地工作,或在抗美援朝前線,不能直接教育管理孩子;還有一些家長,感覺原來生活不安定,虧欠了孩子,現在孩子在身邊,多少也有些“放縱”。她耐心地教導老師,不要放棄任何一個孩子,要給學生更多的關愛。在新北京十一小學,老師們把整個身心都獻給了孩子。甚至,女老師在談戀愛的時候,都帶著不回家的孩子。師生朝夕相處,老師視學生如子女,學生敬老師如父母,學校成了一個溫馨的大家庭。

                                      

  1955年,為了照顧帶病堅持繁重工作的羅榮桓元帥,林月琴被調回總政治部,離開了十分熱愛并為之嘔心瀝血的學校。但她始終關心學校的發展,支持學校的改革,參加學校的重大活動。在“十一人”的心中,林月琴是他們永遠敬佩的林校長,也是學子們深愛的“林媽媽”。在林月琴的教育影響下,老師們都感到能在具有革命光榮傳統的新北京十一小學工作十分光榮,因而大家都很珍惜這個機會,都在默默無聞地無私奉獻著;一批批孩子在這里茁壯成長,走向全國各地,走向重要的工作崗位。

  1992 年,十一小學40年校慶,數千名校友懷著對母校的愛,向母校捐贈了以林月琴校長為原型的漢白玉雕塑《園丁》。鐫刻在雕像底座的銘文里,這樣寫道:昨天,這里的園丁曾用心培育了我們;今天,我們將《園丁》作為生日禮物獻給母校。(胡遵遠 張仁袞)

  

主辦單位:中共六安市紀律檢查委員會 六安市監察委員會 | 未經許可禁止復制或鏡像
聯系我們:[email protected]   ICP備案:皖ICP備07004725號
技術支持:安徽子牙信息技術有限公司

技術支持:安徽子牙信息技術有限公司(http://www.yeecms.com/)
360七星彩走势图